<strong id="ilx7m"><track id="ilx7m"><menu id="ilx7m"></menu></track></strong><strong id="ilx7m"></strong><var id="ilx7m"></var>

<dd id="ilx7m"></dd><li id="ilx7m"></li>

<rp id="ilx7m"></rp>
<dd id="ilx7m"><pre id="ilx7m"></pre></dd>
<dd id="ilx7m"></dd>
    1. <em id="ilx7m"></em>
    2. <th id="ilx7m"><track id="ilx7m"></track></th>

      吉布提引來幸福之水

      作者:胡一峰 [埃塞俄比亞]門達?澤克萊

        在阿法爾語中,吉布提的意思是“沸騰的蒸鍋”。當地終年炎熱少雨,淡水資源非常緊缺。人均可循環利用的水資源總量僅為353.4立方米/年,在所有東非國家中最低,也低于500立方米/年的國際極度缺水標準線,屬于世界上最嚴重的缺水國家之一。   

      吉布提人對清潔飲用水的渴望非常強烈,政府對此也十分重視,一直在想辦法找水源,但始終未能成功。

      直到2017年,由埃塞俄比亞、吉布提及中國三國共同合作推進的埃塞俄比亞—吉布提跨境供水項目最終完成,吉布提嚴重缺水的狀況終于得到了緩解。


      吉布提的駱駝刺

      跨境供水從構想走向現實

      吉布提共和國位于非洲東北部亞丁灣西岸,北與厄立特里亞為鄰,西部、西南及南部與埃塞俄比亞毗連,東南同索馬里接壤。全國90%的土地都是戈壁荒漠。倘若從首都吉布提市驅車往西,沿途盡是裸露的巖石,只有稀疏的駱駝刺在石礫之間頑強生長。

      吉布提境內沒有一條常年流水的河流,老百姓喝的飲用水95%以上取自地下水。由于受海水侵蝕,這些水鹽量高、硬度高,因此,當地老百姓極易患上腸道疾病、心血管疾病和結石癥。即便這些水也不是隨處都能喝到的。很多住在吉布提市郊的人每天都要騎著駱駝,走30公里到水站去取水,往返一趟需要大半天的時間。

      改變的希望悄悄萌發于吉布提財政部和中國中地海外集團的共同構想——在“東非水塔”埃塞俄比亞尋找水源,跨境輸送到吉布提。構想一經提出,吉布提就積極主動與埃塞俄比亞和中地海外集團簽訂了協議。埃塞俄比亞支持吉布提政府啟動跨境供水項目,并為吉布提提供30年免費的地下水資源。中地海外集團派出專業團隊進入埃塞俄比亞索馬里州的庫倫河谷地區深入考察,確定建設方案。在三方的共同努力下,跨境供水逐步從構想走向現實。


      管道及閥門井測試

      “沸騰的蒸鍋”不再焦渴

      跨境供水的愿景雖然十分美好,但真正實現起來仍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問題。

      2017年4月的一天,早上8點,跨境供水項目經理李振準時來到工作崗位上。他的心情激動又緊張,因為他馬上要開始一場重要的“考試”。即將竣工的供水項目從今天起就要進行全線沖洗和通水測試,這場“考試”的成敗關系到吉布提民眾能否用上清潔的水。

      李振把300多公里的運水管線分為若干段,逐段進行供水、試壓、沖洗、消毒,在連續幾個小時內看到水質清澈后,一段管線才算沖洗干凈,允許流入下一段管線。光是從井區到庫倫泵站的第一段管線,就持續清洗了近兩天。

      在那段日子里,李振的工作時間基本都是早8點到次日凌晨。每一天,李振都盯著地圖上標注的水頭沿著管線一段一段地向前移動,興奮而忐忑地等待著每隔30分鐘就會響起的短消息提示聲。那是工作群里各崗位上的值班人員在例行匯報水頭到達的位置、管線沖洗的情況和管線安全的狀態!

      5月的吉布提令人意外地下了一場暴雨,將位于阿爾塔鎮地界尚未做加固處理的兩公里主管道全部沖毀。當時,水頭已經接近埃塞俄比亞和吉布提邊境,為確保全線測試連續不間斷,保障原定于6月中旬的通水儀式按期順利舉行,李振緊急調派三個管道施工班組,輪流施工、挑燈夜戰,人換機不停。經過連續三天的搶修,成功地更換了全部管道,如期完成了任務。

      “埃塞俄比亞地勢起伏,輸水線路需要翻越幾處高地。要把水從低處引向高處,這是極具難度的。在中國公司承接這個項目之前,我不相信有人能夠完成?!痹诩继岷jP工作了30年的侯賽因曾這樣憂心忡忡地說道。

      事實證明,他的擔憂不無道理。從項目正式啟動到全線通水并正式移交,800多個日日夜夜,項目團隊一直在烈日黃沙中和時間賽跑。300多公里的管線,三級提升、五級降壓,如此高的管內壓力,管材制造、運輸、倉儲、安裝,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都可能前功盡棄。

      但是,這些都難不倒、嚇不住施工人員。他們突破思維定式,采取各種安全的、可行的、經濟的方法,以過硬的施工技術和杰出的施工質量,讓吉布提民眾心心念念的“幸福之水”按時送到了目的地。

      2017年6月,吉布提阿里薩比鎮天氣晴朗,數百人盛裝出席了在那里舉行的跨境供水項目通水儀式。他們圍繞在水龍頭周圍,用非洲大陸獨有的韻律與節拍盡情歡唱。

      吉布提總統蓋萊發表了講話,他贊揚了中國和埃塞俄比亞兩國為吉布提國計民生做出的偉大貢獻,并邀請兩國駐吉布提大使及一眾政府官員、國際友人走到水龍頭前。蓋萊總統打開水龍頭,一泓清水噴涌而出。他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這是歷史性的一刻!


      新井測試

      除了供應吉布提城鎮居民的日常用水,項目還將陸續為很多企業提供水源,促進吉布提經濟的發展。

      打造地區性的航運和商業中心,步入中等收入國家行列,這是吉布提的“2035年愿景”。有了供水工程的支持,“沸騰的蒸鍋”不再焦渴,國家發展畫卷徐徐展開,“2035年愿景”正一步步轉化為現實。

      跨越國界的情誼

      埃塞俄比亞號稱“東非水塔”,境內湖泊眾多。但因為缺少技術支持,要把這些看起來觸手可及的“水”真正利用起來,并非易事。即便地勢低洼、地下水豐富的庫倫地區,老百姓用水也很不方便。為此,項目團隊特意在供水管道的埃塞俄比亞段設置了四個取水點,便利當地居民。

      住在達瓦雷鎮的亞丁就是受益者之一。


      戈壁中的取水點

      達瓦雷鎮位于埃塞俄比亞和吉布提的邊境,這里是漫無邊際的戈壁。世代在這里居住的人們,已經習慣了趕著驢子,長途跋涉地去取水,供給人和牲畜的日常飲用。

      自從項目團隊在達瓦雷開設了取水點,亞丁再也不用為運水發愁了。她的女兒還專門寫了一篇作文叫《達瓦雷的驢子笑了》,雖然文筆稚嫩,卻生動地反映出了供水工程帶給當地人的福祉。

      跨境供水項目還改變了很多……

      小伙子艾哈邁德以前靠放牧為生,逐水草而居。過去,如果要種莊稼,只能依靠雨水。在雨季可以種一點玉米,旱季就什么都種不了?,F在,他們可以從泵站引水了。于是,艾哈邁德和六個小伙伴,辦了個小農場。上半年種西瓜,下半年種洋蔥,收入有了很大提高。

      艾哈邁德覺得,正是因為有了水,他的生活才出現了奇跡。

      在埃塞俄比亞取水點的周邊地區,每天都在發生“達瓦雷的驢子笑了”和“艾哈邁德的奇跡”這類動人的故事。

      為鄰國人民提供水源,也讓埃塞俄比亞人民成了項目的受益者。這真是印證了那句古訓——贈人玫瑰,手留余香!

      在埃塞俄比亞索馬里州的螞蟻山上,海拔970多米處,有一座5000立方米的圓形水池,這是跨境供水項目全線的最高點。來自水源地的水從這里流過埃塞俄比亞,再流向吉布提百姓家中。


      人們取水的場景

      這是“幸福之水”,她潤澤了干涸的土地,潤澤了兩國人民的心田。這也是“希望之水”,她承載著埃塞俄比亞和吉布提人民對未來安定、富足的美好生活的向往。這更是“友誼之水”,她把中國和東非地區有著不同膚色、不同語言、不同文化的國家人民的心緊緊連在一起,展現了他們實現共同發展的決心!

      延伸閱讀

        項目概況

        埃塞俄比亞—吉布提跨境供水項目是一個由埃塞俄比亞、吉布提及中國三國共同合作推進的東非區域內互聯互通項目。項目由中地海外集團負責建設。2017年6月,實現全線通水并正式移交。

        供水項目自埃塞俄比亞庫倫河谷區域的水源地通過28口深井取水,經消毒處理后,橫穿埃塞俄比亞東部嚴重干旱地區,依次為吉布提的阿里薩比地區、迪基爾地區、阿爾塔地區以及吉布提市供水。敷設管道總長度(含配水管道)約374公里。

        項目集三級加壓泵送提升、逾200公里長距離重力流管道運輸、遠程信號傳輸和自動控制為一體,是目前非洲最大的單體供水項目,在非洲可謂史無前例。

      <strong id="ilx7m"><track id="ilx7m"><menu id="ilx7m"></menu></track></strong><strong id="ilx7m"></strong><var id="ilx7m"></var>

      <dd id="ilx7m"></dd><li id="ilx7m"></li>

      <rp id="ilx7m"></rp>
      <dd id="ilx7m"><pre id="ilx7m"></pre></dd>
      <dd id="ilx7m"></dd>
      1. <em id="ilx7m"></em>
      2. <th id="ilx7m"><track id="ilx7m"></track></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