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2rr6y"></acronym>

    1. <span id="2rr6y"><output id="2rr6y"></output></span>

      <acronym id="2rr6y"><blockquote id="2rr6y"></blockquote></acronym>

        <ol id="2rr6y"></ol>
        <acronym id="2rr6y"><blockquote id="2rr6y"></blockquote></acronym>

        月亮島的“驅魔人”

        作者:徐越關 [科摩羅] 卡馬爾 ? 賽義德 ? 阿卜杜拉

          海風輕輕吹著,含著鷹爪蘭的香味,緩緩地布滿了整個科摩羅島。眉荷婭穿著清爽的長裙站在海邊,回想幾年前,即使是在炎炎夏日,大家在室外也要穿著長袖長褲;哪怕熱得滿身是汗,都不敢把袖口挽起來一點。

        因為裸露在外的皮膚會引來蚊子,而蚊子帶來的是瘧疾,被當地人稱為“帶來哭喊尖叫的瘟鬼”。

        如今,她看到海灘上,人們都身著短裝,享受夏日清涼,十分愜意。她時常想起那段被瘧疾困擾的日子,對與“中國兄弟”一起抗擊瘧疾的經歷記憶猶新。

        這條高速公路,從首都金斯敦西側起,直通北部加勒比海,被當地民眾稱為“最美高速”。


        科摩羅傳統舞蹈表演

        月亮島的困擾

        “科摩羅”在阿拉伯語里是月亮的意思,因此,科摩羅又被稱為“月亮島”。組成科摩羅的大科摩羅島、昂儒昂島、莫埃利島和馬約特島被譽為西印度洋上的四顆明珠,景色十分優美。然而,由于這里氣候特殊,基礎設施又相對落后,幾十年來,當地人飽受瘧疾困擾。老人們回想起年少時的患病經歷,仍心有余悸:“忽冷忽熱,耳鳴打戰,要花很多錢才能治好?!?/p>

        當時,在科摩羅各種疾病致死原因中,瘧疾居首位。2006年科摩羅衛生部數據顯示,全國瘧疾病例共10.8萬例,相當于每100人中,就有14人感染。瘧疾病人占門診人數的38%以上,占住院病人的60%。瘧疾成了整個社會、經濟發展的一大障礙。

        但是,當地人對這種病沒有防控能力,只能穿上一件又一件的長衣稍做抵御。而5歲以下的兒童作為瘧疾易感人群,病死率高,父母往往等到孩子過了5歲才敢給孩子起名字。

        2006年,應科摩羅政府邀請,中國政府組織實施援科摩羅瘧疾防治項目,選派長期從事瘧疾研究工作的廣州中醫藥大學和廣東新南方集團組建廣東青蒿抗瘧團隊,迅速前往科摩羅的莫埃利島展開試點工作,幫助當地人擺脫瘧疾困擾。

        盡管對當地情況已經有了思想準備,但真正到達時,大家還是傻眼了。

        這里具備蚊蟲繁殖所需的所有自然條件:一年四季高溫,雨水充沛,草木茂盛。雨季過后,大片土地泥濘,環境極易繁殖蚊蟲。

        生存條件也讓抗瘧團隊吃不消。當地隔三岔五會停水,最長的一次足足停了21天。食物多以油炸食品為主,有些人滿嘴血泡,蔬菜更是奢侈品。

        這些都不是抗瘧團隊遇到的最大問題??汞懝ぷ鏖_展初期,當地人對他們的工作不理解,抗瘧團隊遭遇了各方的反對。

        “他們在噴什么?”

        “我們沒得病,為什么要吃藥?”

        原來,抗瘧團隊針對島上的瘧疾狀況,計劃從“防”和“治”兩方面入手。一方面,通過噴灑殺蟲藥劑滅蚊,防止瘧疾再傳播;另一方面,提前讓未感染瘧疾的居民服下中方研制的口服復方青蒿素,這種藥在人體內作用迅速,藥效持久,人們即使受到蚊子叮咬,也會大大降低染病概率,從根本上把控染上瘧疾的可能性,逐漸徹底消除島上的瘧疾。

        然而,當地民眾多年來對瘧疾的恐懼,使他們對抗瘧團隊的治療方案多少存疑。面對種種阻礙,抗瘧計劃一時陷入僵局。

        月亮島的新辦法

        “瘧疾防控每個階段重點不同,莫埃利島的瘧疾高度流行,不能只是治,關鍵是要防,要徹底在這個島上消滅瘧疾,把全民服藥方案落實到每一個人?!编囬L生博士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接下來的兩個月內,他帶領抗瘧團隊跑遍了科摩羅衛生系統,通過座談會向衛生部門宣講復方青蒿素快速消除瘧疾項目。他們沒日沒夜地調研,挨家挨戶地宣傳,走遍了莫埃利島上27個村莊,通過做宗教長老的工作,帶動村民服藥。

        “有些可能連科摩羅總統都沒去過的村子,我們都去過了?!编囬L生博士笑談道,“居民不相信我們,不愿意相信中醫藥和源于中醫藥的理論,那我們就讓他們相信嘛?!?


        抗瘧團隊與當地衛生主管部門聯合舉辦項目技術討論會

        功夫不負有心人??汞憟F隊的方案終于得到了科摩羅衛生主管部門的支持,同時也獲得了普通百姓的信任。經過長達兩年的前期準備,“中國政府援科摩羅瘧疾防治項目”在科摩羅莫埃利島正式啟動。這一天,中科聯合抗瘧組技術員和每個村的抗瘧志愿者,走進莫埃利島的每家每戶,免費發放口服復方青蒿素到每一個人手上。

        全民服用復方青蒿素取得了可喜的成績。對于瘧疾流行程度評價重要指標之一的人群帶蟲率,莫埃利島從服藥前的23.3%下降到0.33%;而另一指標蚊媒感染率,則從服藥后第四個月開始就一直維持在零。

        這樣的成績,和抗瘧團隊的高超技術與當地民眾的積極配合,都是分不開的。

        在那段日子里,不斷有當地居民加入抗瘧團隊,學習抗瘧知識,并和抗瘧團隊一起挨家挨戶發放口服復方青蒿素。隊員們認真細致地向每一個村民解釋服藥的重要性和服藥方法,確保做到全民服藥。

        “月亮島的驅魔人”,這是當地群眾對抗瘧團隊發自內心的稱呼。


        中國專家組調查科摩羅瘧疾高發 區瘧疾病例數據


        鄉采血調研瘧疾數據

        這樣,即使在中方抗瘧團隊離開后,這個美麗的小島也不會再受瘧疾的侵襲。越來越多的人參加了抗瘧團隊組織的培訓,學到了更多、更系統的抗瘧知識。通過考核后,他們就可以成為村級抗瘧工作者。了解村內的抗瘧情況和居民們的服藥情況并及時反映,成了他們光榮而艱巨的使命。

        截至2014年,抗瘧團隊累計為當地培訓了專業瘧疾防控人員236名,而村級抗瘧工作人員則達到了4000余名。

        來自月亮島的援手

        2008年4月25日為首個世界防治瘧疾日,當天科摩羅組織了一場大規模集會。時任科摩羅副總統伊基利盧和科摩羅抗瘧中心主任巴卡發表了激動人心的演講,向科摩羅、向整個非洲、向全球自豪地宣布:經過中科雙方工作人員的努力,莫埃利島已經控制了瘧疾,在短時間內可以做到真正消滅瘧疾。

        眉荷婭是一名當地村級抗瘧工作者。她和她的五個女兒站在臺下,一同見證了這個歷史性的時刻。她緊緊地握著小女兒的手,熱淚盈眶。

        一個月后,中國汶川發生特大地震,人員傷亡慘重。眉荷婭聽說后,心痛不已。

        盡管自己的日子過得捉襟見肘,但她仍毅然從微薄的工資中拿出50歐元(約折合人民幣600元),通過中國駐科摩羅使館捐給汶川,并將自己親手寫的一封信交給了中國駐科摩羅大使。

        眉荷婭在信上說:“我有五個女兒,如果你們需要,任何時候她們都可以擔任志愿者,去支援中國災區,哪怕是去扛石塊都行。中國人幫助了我們,使我們國家的人民免受瘧疾之苦,我由衷地感謝你們!現在中國人民需要幫助,我應當伸出我的雙手,盡我綿薄之力!”


        抗瘧團隊回訪瘧疾患者家庭

        眉荷婭后來說道:“我看到了一些照片,對災區人民來說,和家人的生離死別,那是一種巨大的苦難。我妹妹在很小的時候就死于瘧疾,而我小女兒得瘧疾的時候,和我妹妹一樣大。那時候我非常害怕,因為瘧疾是奪人命的魔鬼。幸好,中國專家來了,治好了我小女兒的病。中國人沒有讓我和我的家人分開,我也要幫助中國人,讓他們不要和家人分開?!?

        月亮島的希望

          中方援外專家團隊先后200人次赴科摩羅工作,在幫助當地清除瘧疾的同時,還完成了人口普查等繁雜工作。經過雙方團隊的不懈努力,莫埃利島和昂儒昂島已消除瘧疾,大科摩羅島實現了基本控制瘧疾的目標。

          時任科摩羅副總統穆哈吉為中國抗瘧援外專家頒發了總統獎章,這也是該獎章首次頒發給外國專家。穆哈吉說,中國政府援科摩羅瘧疾防治項目直接或間接為科摩羅節省了1100萬美元開支,挽救了科摩羅人民的生命,同時也因瘧疾的清除,帶動了當地旅游業,提升了國民收入水平。

          科摩羅瘧疾防治的成功經驗,得益于采用復方青蒿素全民服藥,群防群治,滅瘧求本,通過創新瘧疾防治新策略,從個體治療擴展到群體藥物干預,從殺滅原蟲無性體到清除配子體,逐步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瘧疾防治方案。這也成為通過群體藥物干預,幫助一個國家快速控制瘧疾流行的典范!


        2018 年 6 月,科摩羅昂儒昂島清除瘧疾項目成果在傳染病國際頂尖雜志發 表;2016 年 11 月,宋健平研究員受邀參與 WHO《惡性瘧的全民服藥(MDA) 指南》編寫工作,復方青蒿素治療策略已經逐漸被 WHO 和非洲國家接受。

         現在,眉荷婭的大女兒和二女兒都成為當地的導游,帶領游客參觀莫埃利島美麗的熱帶風光。眉荷婭則坐在樹蔭下,穿著舒適便捷的短衣,看著女兒們忙碌的身影,欣慰地搖起了手中的扇子。扇面上刺繡著大朵牡丹花,在海風的徐徐吹拂下,開得正鮮艷。

        延伸閱讀

        項目概況

          中國政府援科摩羅瘧疾防治項目由廣州中醫藥大學與廣東新南方集團聯合組建的廣東青蒿抗瘧團隊實施。經過長達兩年的前期準備,2007 年 11 月在科摩羅莫埃利島正式啟動。

          該項目獲得時任科摩羅總統桑比和時任科摩羅副總統伊基利盧大力支持,他們帶頭服藥,同時得到了世界衛生組織總部的支持,科摩羅政府建立和維持了有效的抗瘧體系。

          該項目先后于 2007 年、2012 年和 2013 年在莫埃利島(3.7 萬人)、昂儒昂島(32 萬人)及大科摩羅島(40萬人)實施,超過 220 萬人次參與。不僅有效遏制了當地瘧疾流行,更在短期內實現了從高度瘧疾流行區向低瘧疾流行區的轉變,圓滿完成了科摩羅快速控制瘧疾的任務。2014 年和 2015 年,莫埃利島和昂儒昂島先后清除了瘧疾(無本島感染病例)。

          中科抗瘧合作成為中科合作的亮點,其經驗和做法備受世界矚目,已在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巴布亞新幾內亞、肯尼亞、多哥和岡比亞等國推廣實施。

        狠狠色综合激情丁香五月

        <acronym id="2rr6y"></acronym>

        1. <span id="2rr6y"><output id="2rr6y"></output></span>

          <acronym id="2rr6y"><blockquote id="2rr6y"></blockquote></acronym>

            <ol id="2rr6y"></ol>
            <acronym id="2rr6y"><blockquote id="2rr6y"></blockquote></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