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2rr6y"></acronym>

    1. <span id="2rr6y"><output id="2rr6y"></output></span>

      <acronym id="2rr6y"><blockquote id="2rr6y"></blockquote></acronym>

        <ol id="2rr6y"></ol>
        <acronym id="2rr6y"><blockquote id="2rr6y"></blockquote></acronym>

        同飲一江水 共譜中老情

        作者:馬李文博 劉向晨 [老撾] 蘇薩妮·西蘇拉

          七顆明珠點亮漫漫長夜,壯麗的大橋猶如天降飛虹,悠長的隧道穿越重重關山,昔日沉寂的深山河谷,煥發出前所未有的生機。

        這里就是老撾南歐江流域梯級水電站。

        量身定制的“一庫七級”方案不僅最大限度保護和改善了當地生態,更能助力老撾打造“東南亞蓄電池”的愿景,為老撾點亮萬家燈火。


        如畫的南歐江水電站

        量身定做的水電站

        南歐江發源于老撾和中國邊境,由邊界附近的山脈向南,橫穿老撾豐沙里、烏多姆賽和瑯勃拉邦等省,流入湄公河干流水域,是湄公河左岸在老撾境內的最大支流。


        夜晚的南歐江水電站

        亞熱帶密林層層覆蓋著南歐江兩岸向外伸展的山巒,高出江面數十米的村莊依山而建,云霧常年環繞其間,許多村莊保持著傳統的生活方式,打魚、種田、紡紗,就是生活的全部。

        每到旱季,這個依賴水力發電的國家會出現嚴重缺電的現象,部分農村和山區甚至常年無法供電。南歐江流經的老撾北部山區貧困落后,一大原因是不通電。盡管沿岸居住著大量村民,但夜晚的群山間卻幾乎看不到光亮。

        有的村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的村子為了招待游客住宿,每到晚上,村口的小型水輪發電機就會啟動,發出隆隆的巨響,幾盞路燈在有限的時間里散發出微弱的光。但這種發電機經常斷電,一旦斷電整座村子又是一片黑暗。

        在豐沙里省,許多村落與世隔絕,村民們為了獲取一些現代生活商品,要依靠擺渡的小船才能到達老撾的其他省份,雨季行船還要冒著很大的風險。落后的交通基礎設施是制約老撾快速發展的首要因素。

        用什么辦法才能把這些村子“點亮”呢?

        答案就是南歐江。

        南歐江流域面積達2.56萬平方公里,河道全長475公里,全程流在山區,河床坡降陡峻,河谷曲折,水能指標優良,是老撾政府極力推進開發的水能資源基地。

        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有多個國家的公司希望對南歐江進行開發。他們提供的方案大多是基于形成高壩、大庫來進行規劃,這意味著大規模的淹沒、搬遷和環境破壞,這些方案和設計都沒有得到老撾政府的批復。

        中國電建集團根據南歐江的實際情況,制訂了“一庫七級”的方案。每一級電站都盡量降低了壩高,一、二、三、四級電站都是按天然來水發電而不進行蓄水,減少了近一半的淹沒面積,保住了南歐江更多的生態資源。該方案以最合理的水能資源利用、盡量減小社會環境影響、盡量減少原住居民搬遷、盡量減小耕地林地淹沒損失、最大程度實現社會綜合效益,贏得了老撾政府以及當地社會各界的一致認可。

        南歐江梯級水電站建成后,特許經營期為電站進入商業運營后29年,電量全部售給老撾國家電力公司,有效促進老撾北部地區電網建設升級和輸送互聯。

        許多原本不通電的山村獲得了24小時不間斷的電力供應,人們仿佛進入了一個新世界。

        有了電燈的夜晚變得悠長愜意,家家戶戶透出的光亮把一座座山村的輪廓勾勒出來。在家可以看電視節目,捕獲的魚可以儲存在冰箱里。人們開始從種地轉為做生意,村里的集市也越來越熱鬧了。

        那些做游客生意的客棧在門口擺出一塊水牌,上面用英語寫著:Electricity and Wi-Fi(電和無線上網)。

        這無疑已是最吸引人的廣告。

        愛上移民村

        距南歐江三級電站壩址上游不足一百米處,就是一個移民村——哈卡姆移民新村。嶄新的村牌立在村口,上面用中老兩國文字鏤刻著“哈卡姆村”。

        這座移民新村正式投入使用時,阿坤和村民們把這塊石碑立上,既使心頭的一塊石頭落了地,也開啟了自己全新的生活。

        阿坤的新房子采用鋼筋混凝土結構,里外寬敞明亮,家用電器一應俱全。他說:“住在這樣的房子里,睡覺都會樂醒?!?/p>

        “我們新家超乎想象,這屋架用的方鋼和室內吊頂用的防潮石,選用的都是老撾最好的品牌,質量很不錯?!睂τ谧约旱男录?,阿坤如數家珍。

        不僅如此,中國電建集團還給每家每戶發了菜籽,請老師來教村民們種植有機蔬菜的方法。阿坤說:“現在我們種的菜一家人夠吃了,還可以到市場上賣,是一筆不錯的收入?!?/p>

        俯視移民新村,阿坤指著成排的樓房介紹說:“我們村里的71套住宅,多漂亮!還有公用的村公所、醫療所、學校和寺廟,進村道路、村內道路、給水系統、排水排污系統、供電系統、安全設施和衛生設施,也都一應俱全,這比大城市里都不差?!?/p>

        過去,村民們到孟威縣趕個集,一早5點就要坐船出發,下午3點就得往回趕?,F在,嶄新的道路修到了移民新村村口,可以直通孟威縣與南壩縣縣城,并與老撾南北大動脈13號公路相連。村民們可以先在家吃過早飯,騎摩托車兩個小時就能到縣城,在集上逛再晚回來都來得及。


        南歐江水電站移民村

        阿坤還高興地說,他的摩托車馬上就要換成小貨車了?!笆刂@么好的路,要充分利用起來,買上一輛輕卡,就可以把我們周邊幾個村里出的竹筍、木瓜、咖啡、香蕉、波羅蜜等山貨,拉到瑯勃拉邦去賣了?!?/p>

        七年時間里,像這樣的移民幸福新村,南歐江項目共建設了30個,共安置移民2300余戶,涉及12600余人。每一個移民村的村落位置和生計補助方案,都經過了老撾政府移民委、村民、中國電建集團三方共同協商。

        11歲的女孩郎萍是哈龐村的村民,她告別了簡陋的草席棚房,搬進了外觀氣派、內部寬敞明亮的新房。原來的哈龐村,一到雨季路上泥濘不堪,旱季時則塵土飛揚?,F在移民村的道路平整光潔,這讓她又驚奇又興奮。

        更讓郎萍驚喜的是,中國電建集團還為移民村捐贈修建了美麗的校舍。郎萍一走進學校,就看到在寬闊操場上奔跑玩耍的小伙伴,初來乍到的陌生感頓時消失了,郎萍和小伙伴一起投入了新的學習生活。

        與靜靜流淌的南歐江相伴的,是教室里傳出的瑯瑯讀書聲。體育課上,郎萍和同學們伴著音樂,跳起了傳統的民族舞蹈,女孩拿著割稻的鐮刀,男孩拿著代表友誼的木棍,踏著柔美的舞步節點翩翩起舞。

        在山水間,一派田園風光。


        孩子們的笑臉

        陽光轉移到移民村紅色的屋頂上,村民們臉上依舊洋溢著喬遷新居的喜悅。進入夜晚,他們像過節一樣載歌載舞,剛剛燉熟的土雞香氣四溢,炸好的小魚酥脆誘人。

        中方項目員工和村民一起舉起雞血藤酒,合著象腳鼓的節拍,盡情地跳起老撾傳統的南旺舞……

        “武漢,我們與你同在?!?/h3>

        2018年,品學兼優的李晨,經過層層選拔,成為第二批赴武漢大學水利水電專業就讀的老撾留學生?!拔沂菐е胰说淖8:椭袊娊瘓F的厚愛來到了武漢大學,唯有刻苦努力學習,才能回報祖國和人民,才能對得起所有幫助過我們的人?!崩畛空f出了每一名老撾留學生的心聲。

        能到中國著名學府武漢大學留學,曾是來自老撾瑯勃拉邦省巴烏縣的李晨想都不敢想的。隨著南歐江梯級水電站的建設,一項造福南歐江兩岸民眾的教育計劃得以實施,一下子拉近了她與中國的距離,與武漢結緣。

        中國電建集團計劃用四年時間資助18名老撾籍學生赴中國武漢大學留學深造,完成學士學位教育,目前完成了全部學生的選派任務。受疫情影響,中國電建集團幫助今年選派的學生在萬象集中開展遠程網課學習。

        2020年的寒假,李晨、夏科、孔伊、夏易、奧斯特、賴薩科六名老撾留學生,原本決定留在武漢大學,繼續“惡補”中文。


        老撾留學生們為武漢加油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來,武漢成了疫情的中心,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這里。雖然來的時間不長,但大家已經對這座熱情、友好的城市產生了深厚的感情,沒怎么猶豫,就都選擇留守武漢大學,與這座城市共同戰疫、共度時艱。

        “學校為留學生提供了細致服務,統一供應一日三餐,中國電建集團還給我們提前發放了生活費?!睂W校老師的暖心陪伴,中國電建集團的貼心安排,讓留學生們心里很踏實。

        雖然封閉在校園里,但他們把每天的學習計劃都安排得滿滿的?!懊刻彀凑諏W院網上課程安排,學習《工程經濟》《水力學》《結構力學》等功課,學習都沒有落下,過得很充實?!眾W斯特說。學習之余,奧斯特還會彈起他心愛的吉他。

        “武漢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武大是中國最美麗的大學校園,登上過黃鶴樓,品嘗過熱干面,我們一起分享過快樂時光,在這困難的時候,我們愿意與你們站在一起?!毕囊自谌沼浝飳懴逻@樣的話。

        賴薩科說:“當看到中國各地的醫護人員和志愿者們都來到這里,我的心中燃起了更多的感動和信心。中國人樂觀的心態,積極的狀態,也時刻感染著我?!?

        夏科說:“我們都是來自南歐江畔的孩子,水電站改變了我們家鄉的面貌,中國電建集團還資助我們來中國留學。中國發生新冠肺炎疫情,我們感同身受,不能袖手旁觀?!?/p>

        “中國的防疫舉措很有力,學校里很安全、很溫暖,我們在武漢一切都好?!崩蠐肓魧W生每天都會通過微信給遠在老撾的爸爸媽媽報一聲平安。

        老撾留學生還有一個微信交流群,身在老撾和中國的學生互相鼓勁,說得最多的就是,“武漢,我們與你同在?!?

        涓涓細流,寸寸丹心。在同心抗疫的當下,老撾留學生們對中國不離不棄,中國電建集團也始終和老撾人民在一起。2020年4月,在中國駐瑯勃拉邦總領事館的組織號召下,南歐江項目為瑯勃拉邦省政府醫療機構捐助大批醫療物資。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作為世代友好鄰邦,無論順境逆境,這份金子般的情誼,深深扎根在中老人民心間,在歲月磨礪中見證著中老友誼源遠流長……

        延伸閱讀

          中國電建集團投資建設的南歐江流域梯級水電項目按“一庫七級”分兩期進行建設,總裝機127.2萬千瓦,多年平均發電量約50億千瓦·時,總投資約27.33億美元,目前南歐江項目已投產裝機達87.8萬千瓦。其中,一期項目開發二、五、六級三個電站,總裝機54萬千瓦,總投資10.35億美元,2012年10月主體開工,2013年底大江截流,2015年11月首機發電,2016年4月全部機組發電,2017年1月進入商業運營。截至2020年9月,一期項目已為老撾累計輸送超過54億千瓦·時的優質電能。

          二期項目開發一、三、四、七級四個電站,總裝機73.2萬千瓦,總投資16.98億美元,項目主體于2016年4月開工建設,2017年底大江截流,2019年12月首機發電,目前已投產7臺機組,累計發電3億千瓦·時,計劃2021年內全部建成完工。

        狠狠色综合激情丁香五月

        <acronym id="2rr6y"></acronym>

        1. <span id="2rr6y"><output id="2rr6y"></output></span>

          <acronym id="2rr6y"><blockquote id="2rr6y"></blockquote></acronym>

            <ol id="2rr6y"></ol>
            <acronym id="2rr6y"><blockquote id="2rr6y"></blockquote></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