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ilx7m"><track id="ilx7m"><menu id="ilx7m"></menu></track></strong><strong id="ilx7m"></strong><var id="ilx7m"></var>

<dd id="ilx7m"></dd><li id="ilx7m"></li>

<rp id="ilx7m"></rp>
<dd id="ilx7m"><pre id="ilx7m"></pre></dd>
<dd id="ilx7m"></dd>
    1. <em id="ilx7m"></em>
    2. <th id="ilx7m"><track id="ilx7m"></track></th>

      馬普托灣上的“夢想之橋”

      作者:胡一峰 [莫桑比克]卡席爾瓦·馬嘎亞

        清晨,莫桑比克的首都馬普托市沐浴在海風之中,的士司機達瓦里穿戴整齊,走出自己新蓋的房子,啟動出租車,向市中心駛去。

      沒多久,他就開到了馬普托—卡騰貝跨海大橋(以下簡稱“馬普托大橋”)。每次開到這里,他總要放慢速度,仔細地看著橋上的景色,腦海中浮想聯翩。因為,這座橋的建成,有他的汗水,對于他來說,這是一座名副其實的幸福之橋。

      老司機的“莫桑比克夢”

      達瓦里家住在卡騰貝地區,家有弟兄五人,靠父母在路邊賣木薯粉為生,每月收入2000梅蒂卡爾(約200元人民幣)。一家子擠在一間茅草房里,是村子里出了名的“特困戶”。不甘貧窮的達瓦里曾遠赴南非打工,但人生地不熟,也沒掙到錢,折騰了差不多五年,日子依然沒有起色。

      馬普托大橋開始建設后,達瓦里幸運地成了大橋項目的一名司機。因為在項目建設者中他的年紀較大,所以大家都親切地稱呼他為“老司機”。他勤儉肯干,虛心好學,收入不斷提高,還養成了儲蓄的習慣。在項目組,達瓦里平均月工資18000梅蒂卡爾(約1800元人民幣),除去各種開銷,每個月能存下8500梅蒂卡爾,一年下來能攢出來近10萬呢!

      就這樣,達瓦里的日子漸漸紅火起來。他蓋起了新房,實現了從“特困戶”到“有房族”的逆襲。外企員工的身份,還提高了他的社會地位。他與漂亮的圣羅西塔姑娘喜結良緣,還養育了一雙兒女。說起這段經歷,達瓦里激動地說:“It changed my life!中國公司來了之后,我們的生活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和達瓦里一樣,從大橋項目嘗到甜頭的當地人還有許多。項目提供了不少就業機會。建設最高峰時曾雇用了當地員工逾3700人,分別就職于不同的施工崗位和管理崗位。項目部定期開展專項業務技能培訓,有效地提高了當地員的工業務水平,培訓了大量的專業技術人員,并為離職的優秀員工辦理工作證明以便今后再就業。

      如今,在達瓦里居住的村子,許多村民因為在項目上工作過,日子逐漸好了起來。好多人家都在修房搭屋,呈現出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他們像達瓦里一樣,正用努力和勤奮,實現著他們各自的“莫桑比克夢”。


      馬普托大橋遠景

      不過,馬普托大橋更重要的意義在于為馬普托市的發展奠定了基礎。馬普托市被馬普托灣分成南、北兩部分,北岸的馬普托城區已發展為一個擁有200多萬人口的中心城區,南部的卡騰貝地區的發展卻因交通制約而停滯不前。同一座城市的兩岸出現如此巨大的發展差距,重要原因之一就是馬普托灣阻斷了兩岸的經濟往來。

      雖然馬普托灣最窄的位置寬度不到700米,但多少年來,由于缺少連通兩岸的公路通道,當地民眾完成一次渡輪通行需要等待約一個半小時,而在交通高峰時段,有時甚至需要等待五六個小時。這不但給兩岸民眾的交通造成了阻礙,而且限制了馬普托市的整體發展。

      2018年11月10日,這一切發生了根本的改變。馬普托大橋及連接線在這一天正式通車啦!這一天,又正好是馬普托建城131周年的紀念日,真是雙喜臨門。

      為了表達喜悅的心情,馬普托市舉行了盛大的慶典儀式。人們通過傳統歌舞和飛行表演等多種形式表達對大橋通車的喜悅和祝福之情。莫桑比克總統紐西以及中莫兩國官員、超過3000名當地民眾參加了慶典活動。面對這座非洲跨度最大的懸索橋,夢想成真的人們紛紛贊嘆:太壯觀了!

      大橋的通車為拓展馬普托城市空間和加快卡騰貝地區的城市化進程提供了必要條件。莫桑比克政府對此已作出了詳細的規劃。未來,卡騰貝地區將打造占地約2000公頃、人口至少為40萬人的新城,重點開發工業、物流業、旅游、商業和居住區等。美好的遠景正在向勤勞的馬普托人民招手。

      多方合作結碩果

      “希望有生之年能去中國工作,切身參與中國的橋梁建設”。來自南非的迪安在馬普托大橋竣工后,曾向中方工程師許下了這個心愿。

      迪安何出此言?

      因為在四年多的合作中,迪安對中國團隊的“工匠精神”充滿了敬佩。他發現,這些和他共事的“中國工匠”在工作中實事求是,一切以有利于高效優質地完成項目為出發點,不存在國別和種族的歧視。

      “這才是真正的工匠精神,也是科學精神?!钡习侧嵵氐卣f。為此,他很想去中國,切身體驗一下中國的橋梁建設。

      像迪安這樣的工程師,在項目部里還有不少。馬普托大橋雖是中莫兩國合作的成果,但它同時也吸納了其他國家的技術力量,可以說是一項多方合作的典范。

      項目開始進行得并不順利,甚至不夸張地說,它是在爭論中拉開序幕的。

      大體上,中方更多地強調施工技術經驗,而莫桑比克方的業主及其咨詢團隊更注重理論演繹推算,思維方式差異在短期內無法解決,有時候爭論一天也毫無結果。

      為此,項目部聘用了國際知名的質量監控、設計咨詢公司——德國GAUFF 以及南部非洲著名監理公司 CPG,作為項目質量安全監控和設計咨詢方,將項目打造成國際化 EPC 工程設計、施工、采購、監控、咨詢、管理全產業鏈。同時主動引進香港咨詢公司(AECOM)、南非樁基檢測公司(GEOSURE)、武漢國檢等多家第三方檢測單位對產品質量嚴格控制。


      大橋建設期間聳立的主塔

      國際化技術平臺的搭建,有效地保證了大橋的施工質量。

      但分歧依然存在。

      在多方合作過程中,大家出于保障橋梁質量的初衷,經常因對細節的不同理解而爭論不休。比如,有一次,中方工程師和德國監理人員就對混凝土梁內部鋼絞線實際伸長量,產生了3厘米的數據分歧。雙方都沒有放過這看似小小的3厘米。經過仔細排查溝通,雙方的分歧終于解決了。這充分彰顯了項目重視施工質量、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在工程材料領域工作了30多年,經驗十分豐富的迪安對此深有體會。

      他在馬普托大橋項目中負責工程材料的監理工作,最關心的是結構的抗腐蝕和耐久性問題。在他的監督下,從混凝土的材料配比、預制施工、現場澆筑到鋼結構的場內加工和現場拼裝等諸項工作,都有條不紊地進行。

      大橋的混凝土結構同時參照中國和歐洲設計標準,采用了最嚴格的混凝土抗腐蝕保護層厚度設計。項目部還聯合相關的研究機構對當地的混凝土原材料進行了充分的調研和試驗,創新性地完成了高性能混凝土在橋梁中的應用。精良的混凝土和鋼結構質量,獲得了迪安以及各方的普遍認可。

      為了表彰其優異的混凝土結構設計與施工成果,南部非洲混凝土協會于2017年和2019年,兩度向項目頒發混凝土最高質量獎——FULTON獎。

      “守護未來”美名揚

      家住馬普托市郊的祖瑪,出門會經過一座跨路鋼架橋。這座橋也是馬普托項目組為當地人修建的。橋的另一側是西陽固學校。每次走在橋上,祖瑪心里總會涌上一股酸楚,不由得想起悲傷的那一天。

      在鋼架橋修建之前,許多上下學的孩子需要橫穿馬路。祖瑪的大女兒在一次穿越馬路時,不幸被疾馳而來的車撞倒。得知消息的祖瑪,瘋一樣地趕到了現場,但是大女兒已經沒有了呼吸。她號啕大哭,悲傷無比,吸引了很多百姓圍觀。人越聚越多,道路被封堵了。大家紛紛議論,這里沒有人行通道,孩子們的安全難以保障,需要切實改善。一時間,這一事件成為當地電視和報紙的頭條新聞,市政府官員雖多次與民眾溝通,積極應對,但解決起來確實存在一定的困難。于是,當地政府向正在修建馬普托大橋的中國公司尋求幫助。

      項目組了解情況后,決定伸出援手?!盀榱撕⒆觽兊纳踩?,我們將在一個月內,專門為孩子們修建一座人行鋼架橋?!甭牭街袊椖拷M的承諾,在場民眾歡欣鼓舞,紛紛豎起大拇指:“中國,好樣的!”大橋業主馬普托南部發展公司總經理馬加亞先生對此更是大加贊嘆。

      中國項目組的執行力是驚人的。短短幾個小時就完成了從選址到設計的完整方案,并且迅速展開了建設。一個月后,嶄新的鋼架人行天橋已佇立在西陽固學校門口的公路上。


      守護未來的人行天橋

      一年多后,祖瑪的小兒子也到了上學的年紀,看著背上書包的孩子越來越懂事,喪女的陰影漸漸從祖瑪心中散去。她知道,比起大女兒,小兒子幸運多了,因為他有了一位守護者,就是中國朋友修建的這座墨綠色人行天橋。

      這座特別的橋,守護著孩子們的生命,也守護著這個國家的明天,將永遠被當地民眾銘記。

      莫桑比克是古代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一站。1558年,一艘滿載中國瓷器的商船曾在此???。莫桑比克的居民至今保持著使用瓷器的習慣。今天,古代海上絲綢之路印記尚存,新時代海上絲綢之路的美麗畫卷已徐徐展開。馬普托大橋建設,讓兩國人民傳統友誼得到繼承和發揚。將來一定會有越來越多這樣的成功合作項目跨越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阻隔,中莫兩國的友誼將牢牢締結。

      延伸閱讀

        項目概況

        馬普托大橋自北連接馬普托市區數條市政道路,向南通過約110公里道路直達莫桑比克與南非邊境口岸。項目由中國路橋工程有限責任公司承建。

        大橋設計為單跨重力式錨碇懸索橋,主跨680米,南北塔標高141.2米,是非洲最大跨徑的懸索橋;北引橋長為1097米,上部結構為混凝土預制T梁與剛構上連續混凝土箱梁;南引橋長為1234米,上部結構全部為預制T梁,主引橋總長3.011公里。

        馬普托大橋項目憑借優秀的施工質量、良好的國際合作、科學的安全管理、創新的結構設計及對南部非洲濱海地區基礎設施建設的貢獻,榮獲2019年美國《工程新聞記錄》(ENR)全球最佳項目評選活動橋梁類優秀項目獎。

      <strong id="ilx7m"><track id="ilx7m"><menu id="ilx7m"></menu></track></strong><strong id="ilx7m"></strong><var id="ilx7m"></var>

      <dd id="ilx7m"></dd><li id="ilx7m"></li>

      <rp id="ilx7m"></rp>
      <dd id="ilx7m"><pre id="ilx7m"></pre></dd>
      <dd id="ilx7m"></dd>
      1. <em id="ilx7m"></em>
      2. <th id="ilx7m"><track id="ilx7m"></track></th>